欧尔麦秋

应该都懂我标题加个清水是什么意思吧?

【胜出年上小甜饼】邻居家那个臭屁小孩(胜出日快乐!)

年龄操作,12岁胜x6岁久的温馨日常

祝大家胜出日快乐!食用愉快୧((〃•̀ꇴ•〃))૭⁺✧

这里的夏天一向燥热,难得一见的微风都带着一股燥人的热气。

关上门,将母亲烦人的啰嗦声隔绝在外,爆豪胜己将刚才从冰箱拿出的冰棒咬在嘴里。

这名正直最好年纪的少年刚刚结束了小学生活,却因这炎炎夏日缺乏年轻人该有的活力,拒绝了朋友的海边游玩的邀约,爆豪选择呆在家里,逍遥自在地窝在房间里打游戏。

爆豪学习能力不错,动手能力也一流。现在他打的是市面上新出的游戏,网上没有攻略,爆豪一路披荆斩棘,轻轻松松地通过了重重关卡。

然而人生不可能一直一帆风顺,游戏也是这个道理。游戏里的第八十九关BOSS是一只一身绿毛的小团子,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呆呆傻傻,一蹦一跳会发出“biubiubiu”的声音。然而这呆萌的外表下,却隐藏着巨大的攻击力,在爆豪等待MP条满格后发出致命一击时,那个小肉球就会张大嘴吸收能量波,身体瞬间膨胀并朝他扑过来,重重压死他,然后是该死的GAME OVER。

这个小绿毛长得那么欠揍不说,还有那么莫名其妙的攻击技能,每每快到结局时,这个BOSS就会瞬间蹦过来摧毁他所有的努力。爆豪胜己打得快自闭,几乎想扔掉手柄。

在爆豪胜己为此苦恼的时候,爆豪光己与平时完全不符的声调远远地传来:

“小胜,来客人了哦~”

刚才用来形容于游戏里反派大魔王都嫌温柔的声音此时却变得温和甜腻,爆豪胜己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者何人。

“piapiapia~”门外传来小肉掌跑过来拍打木质地板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同,但是让爆豪胜己瞬间想起游戏里那个“biubiubiu”的游戏音效。

“小胜呀小胜!我来找你玩了哦!”绿谷举着欧尔麦特的小模型,“噔噔噔”地跑过来,跑到爆豪跟前的时候,小团子一下子就扑到爆豪胜己身上。

和游戏里不一样,爆豪胜己稳稳地将小家伙接在怀里,心想这个小屁孩攻击方式跟游戏里那个绿毛完全一模一样。

“我来找小胜,小胜开不开心?”绿谷站在爆豪跟前,小小的手揪着爆豪的衣服晃着。绿谷的眼睛很大很圆,现在正亮晶晶地看着他,好像在期待着他的回答。

“哈?鬼才开心,废久为什么又过来烦我?”爆豪伸出手,将对方圆圆的脸狠狠揉捏。小孩子的皮肤又嫩又滑,手感舒服,让人爱不释手。

爆豪不知轻重,绿谷的脸被他粗鲁地弄疼了。绿谷的眼睛开始水汪汪,但是他没有控诉爆豪的行为,因为他喜欢平时凶凶的邻家小哥哥偶尔温柔下来时候对他的亲昵。

绿谷咧开嘴笑,“小胜又撒谎。”然后吭哧吭哧爬到爆豪怀里,头抵着爆豪的下巴,“小胜打游戏,小胜打游戏厉害,我要看。”

“啧,你果然来这里就只有这个目的吧?”爆豪粗鲁地揉乱绿谷的头,开始操纵手柄打开第八十九关的存档。

不对,等一下。

他现在打开的这关不是刚才一直过不去的那一关吗?

怎么跟这个小屁孩在一起他总会降智,居然毫无防备地就开了这一关卡,如果他在这个小屁孩面前输了那不是很丢脸吗?

但没有办法,爆豪只能硬着头皮打下去。

“哇!这个绿绿的好可爱!”又到了BOSS战,绿谷指着屏幕开心地说道。

爆豪嘴角抽搐,天知道他有多害怕这个“可爱”的绿毛团。

果不其然,几次下来无一例外都是惨败。

爆豪就从来没有在绿谷面前这么丢脸过,他气得手发抖,险些站起身砸手柄,但是在绿谷面前他忍着没有发作。

绿谷倒是很善解人意,软软地安慰着:“它长得好可爱啊,小胜原来也不舍得打屎它。”

“不过我觉得它会比较喜欢别人温柔对待它,小胜不要一下子就那么粗鲁啦。”

这句话点醒了爆豪,他恍然大悟,重新打开了关卡,一直用小攻击波打,一点一点造成伤害,虽然这样的打法有些久,但直到小绿毛团挂了,都没有扑过来。

这是非常笨拙的办法,甚至这样的招数对其他BOSS完全不管用,但是这种攻略方法对于游戏老手来说必定要好一阵摸索。“啊啊啊啊!老子终于过了!”爆豪抱住绿谷在房间里转了几圈,后来忽觉自己反应过度,悻悻地放他下来。

但绿谷一反常态,没有被爆豪的情绪感染到,表现得闷闷不乐。

“……废久你怎么了。”爆豪察觉到,一脸疑惑地捏了捏他的脸。平时这个小屁孩在他打完BOSS之后会表现得比他还兴奋,现在看起来却并不开心。

“小绿绿那么可爱,小胜为什么要打屎它。”

“……”

小屁孩果然是小屁孩。

晚上绿谷被爆豪光己留宿。吃完饭,爆豪给他擦了擦嘴,又熟门熟路地牵着小屁孩去洗澡。

被洗得香喷喷的绿谷小脸红扑扑的,被爆豪抱进了被窝里。绿谷钻进软软的被窝里翻滚了几下,然后全身裹着被子只露出圆圆的大眼睛,举起双手扑向爆豪压住,“嗷!我要吃掉小胜。”

小孩子的身体长得很快,爆豪正毫无防备地躺在床上,此时被这体型小巧的泰山压顶硬是砸得差点没缓过来。

绿谷趴在爆豪身上哈哈大笑,下一秒他被爆豪从被子里抓出来,被按着狠狠打了几下屁股。

“你这家伙怎么越长大越调皮了。”

“呜,我错了,小胜哥哥……”绿谷软绵绵地说。他只有在惹爆豪不快的时候才会叫爆豪哥哥。

爆豪叹了口气,看着这张装委屈的小脸几乎一下子没了脾气。

两个人闹够了躺回床上,整个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

“我留下来陪小胜,小胜高不高兴?”绿谷手脚并用,整个人趴在爆豪的后背上。

“废久死开,不要老是蹭我!”

“小胜不背对我我就不蹭。”绿谷脸埋进爆豪后背,撒娇道。

爆豪无奈地转过身,任由小小只的绿谷埋进自己怀里。

“行了吧,睡觉。”

……

“啊,对了小胜!还有晚安吻!”

“……”

爆豪闭着眼睛,无视怀里小屁孩新一轮的无理取闹,闻着奶香味迅速进入梦乡。

然而,未来的爆豪想起这一幕,只会悔不当初,埋怨当时拒绝的自己不懂珍惜,鬼知道长大后这个小屁孩死都不肯要晚安吻,每晚都得自己按在床上强硬地给了。

END

【胜出】救赎番外:七夕

七夕礼物的小甜饼,破镜重圆的温馨日常~

祝大家七夕快乐!

前文设定:霸凌者胜x被霸凌者久

这是一个伤害与救赎的故事。

上大学后他们同居了。 本来绿谷出久是不考虑上大学的,打算直接出去打工,但是爆豪胜己坚持要他继续上大学,为他跑了好些地方去申请当地的学生贷款和助学金。

绿谷感动得说不出话,并将感动化为动力,在高三这段时间发愤图强,终于和爆豪一同考上了重点大学。

爆豪胜己还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劝了很久绿谷才肯一起搬进去住。绿谷免费住不说,甚至水电吃喝都让爆豪全包了。绿谷很不好意思,他知道爆豪提出同居是为了减轻自己生活费的负担,但没想到爆豪几乎将绿谷的生活费全包了,几乎可以说是“包养”了绿谷。绿谷内心非常过不去,他总觉得从高中以来一直在受爆豪的馈赠,甚至可以说是施舍。

所以他刚开始一直好几天都和爆豪好声好气,坚持要支付一半的费用。

这时候爆豪就生气了,本来就长着暴躁脸的他变得更暴躁,家里的气氛跟他的脸一样变得黑压压。

这时绿谷只得叹了叹气,凑上去坐到他身边,坦白又温和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爆豪也收起坏脸色和坏脾气,认真听着。他们现在已经达成一致,一直致力于平心静气坐下来好好沟通的相处方式。随着岁月的流逝,两人都变成成熟的大人,爆豪面对绿谷变得不再暴躁易怒,绿谷面对爆豪也不再过分小心翼翼。

最后他们相互约法,绿谷会打理家里的一切,做饭洗衣等等家务都由他负责,同时绿谷会靠打工补贴一些家用。但其实对于爆豪胜己来说,绿谷出久的陪伴和不离开都是最好的回报。

谈判的结果双方都非常满意,绿谷起身进厨房开始做饭,本来厨艺不精的他这些年也开始做得有模有样。爆豪在客厅看着他,眼睛却忍不住往他的衣服下露出的一小截白皙眼神瞟去。

该怎么评价他们的关系呢?纯洁,白净,如同一张不谙世事的白纸。但可以明确的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学会紧紧相拥,学会亲密接吻,学会用温度填补彼此的不安和空洞,但他们始终没有人说一句“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爆豪知道,他们的关系早就不单纯了,他对绿谷的感情不再仅仅是怜惜和愧疚,他看着绿谷的眼神也早就变得温柔绵长。有时候看着对方微笑的脸,他总会忍不住想凑下去亲吻。

而他也这样做了,在家里的沙发上,每次他们聊着天,爆豪就会忽然凑上去,把绿谷压在身下。对方乱着发,红着脸接受着他的亲吻,没有拒绝,是坦坦荡荡地迎接。 爆豪的吻得很用力,他的舌 头席卷入绿谷的口 腔,勾着无处躲藏的舌头,扫荡着嘴 中的津 液。绿谷喘 息不断,他浑身战 栗,感受着爆豪温 热的手钻 进 衣服里,抚 摸着他的肌肤。 这这样诡异刺 激的戏码几乎每天都会持续,他们用手抚 慰着彼此,但每次都点到即止。任何一方发生的生 理反应太过剧烈,两人都会尴尬地分开,回到自己的房间。

只是到了隔天,一如往前。

这个七夕来得很突然,两个没有节日观念的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一天学校里异常热闹,成双成对谈笑风生的情侣,遍布各个角落的情侣小游戏,店铺里的七夕打折活动。两个人刚刚一起下课,站在原地尴尬地不知作何反应。

“机会难得,要不我们去逛逛吧?”绿谷打破沉默,提议道。

爆豪摸了摸鼻子,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嘴角却忍不住高高翘起,“行吧。”

学校搞的七夕节游园活动蛮盛大的,两人一路上吃吃逛逛,氛围倒是非常轻松自在。只是绿谷感到异常兴奋,他记得好像从小学开始就没怎么一起玩过了,更别提一块休闲地逛街。在小学的时候绿谷也热情地邀请过爆豪几次,但爆豪反应都不怎么热烈,甚至兴致缺缺很不耐烦,所以绿谷就没怎么敢去打扰对方了。

后来绿谷就养成了习惯,不再去主动联系爆豪了,但现在开始,反而爆豪总会天天去主动联系绿谷,有时连吃个晚饭都会把绿谷叫出来一块。

“太好了。”绿谷笑出来,忽然说道。

“什么?”

“没什么,我是想起了以前。”绿谷微笑着看向绿谷,眼角很温柔地弯下来,“现在过得太幸福了,很不真实。”

“绿谷,我……”见绿谷提到以前的事情,爆豪的内心就涌起一阵难受的波动,他不知作何回答。他知道绿谷所说的那所谓的“以前”,和自己的时空和概念都是不一样的,“对不起,为我以前的事。”

“小胜我不是在记仇,你不用觉得抱歉啦……而且你都对我道歉过多少次了。”绿谷拼命摆摆手,“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怎么反而是你在耿耿于怀啊?我只是想感叹,觉得现在太美好了。”

绿谷低头摸索着刚才被人拉住拍的双人大头贴,“总之,谢谢小胜一直陪在我身边。”

爆豪没有说话,只是把刚才手上买的另一支冰棒塞到他嘴里。

这是活生生的绿谷,他轻易就能触碰得到。他活着,有温暖鲜活的身体,灿烂温和的笑容。现在他站那里,只要轻轻伸手靠近,他就能拥抱他。生命原来是这么美好的事物,失而复得是如此不易,所以他得以珍惜。

绿谷不知道,但也不需要知道。

他只要好好活着就好。

“我们也该回去了,打工都要迟到了。”爆豪看了看手表,起身准备走。

绿谷今天一直有点反常,在他旁边碎碎念着什么,这时听到这句话绿谷蹭地一下站起来,立刻拉住了他。

“等等!打工那里我请假了,也希望你请假……其实……因为我有话要对你说!”

绿谷郑重其事地将礼物递出去,爆豪接过去,一脸莫名其妙。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

“给我准备礼物?”

他张开双手伸向爆豪。

“请和我交往吧,小胜。”

爆豪露出了今天以来最开心的笑,他伸出手使劲揉了揉绿谷的头,然后将对方揽入怀里。

“笨蛋废久,我们不是早就已经交往了吗?”

END

【轰出七夕礼物R】第一次……(养父番外)

全文字数4500+,观看有风险,肾虚需谨慎。

设定:年龄操作,轰焦冻与绿谷出久为领养关系,现已确定恋爱关系。(只需知道年龄操作以及养父子关系就好不需要看前文)

轰焦冻很快就醒了,确切的说,他一夜未眠。他慢慢坐起身发了会呆,俯下身自然而然地亲了亲身边熟睡的男孩,才轻轻地下床走进卫生间,只是走路姿势却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 —— ——

朋友啊我们评论见,搞个连接都被屏我真的被屏到烦了

以及祝大家七夕快乐⸜(* ॑꒳ˆ * )⋆*❤︎七夕礼物来了!

最近在b站看到了各种哪吒同人的视频,手书同人歌让人大饱眼福,但是,有一些视频直接在微博或者lof拿同人图做个幻灯片再配个bgm,还投的自制。那些图都估计都没有授权而且也没有注明出处。而且牛皮的是就这么低质量的视频因为蹭热度直接点击量就破万了,这种操作看得一脸懵逼😳
建议太太们发图的时候打个比较明显的水印吧,不然那些图真的被盗得不清不楚

真的好怀念以前高产的时候,灵感哗啦啦喷涌而出,车就算超速也开得很顺溜。现在啥都挤不出来,感觉自己性 冷淡,看到双管齐下神龙摆尾都能神识出走,思绪可以瞬间拐到欧叔乌鸦坐飞机的英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以前纵yu过度,反正我是真他妈一滴也不剩了。

磕的我英cp算是越来越火了,至少比我那会活跃的时候火,啥都没产出几个月没上lof也能涨些粉,估计大伙儿都老文新看了。

现在觉着真的是对不住现在新关注我的朋友们,不过也是时机不对,咱们没有缘分,你们没有在我这朵小黄花开得最美最骚的时候关注我,现在我这朵老黄花都焉了,没有以前黄得艳丽了。但是还是谢谢你们的关注和催更,看到真的很开心!这是我努力的唯一动力了,所以我继续努力(* ̄3 ̄)╭♡


我招惹谁了……久久上来一次就被封一篇……我连名字都改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我!
没错我是来顺便发牢骚然后补的,看评论链接

【胜出】救赎6(霸凌者胜x被霸凌者久)

这是一个关于伤害和救赎的故事。

咕咕咕。发出鸽子的声音

6

“咕噜噜——”

绿谷出久又饿肚子了,说起来,他已经好久没吃过一顿正经的饭了,这对于正在长身体的他,无疑是一种饱受煎熬的酷刑。

每天三个馒头,加上食堂免费打的清汤和白饭,就是绿谷出久的日常。

只要填饱肚子就好,只要填饱肚子就能继续学习,继续打工,继续照顾母亲。

所以在这方面他是非常乐观的,这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

但是他遇到更加棘手的事情——

他,成为了全校霸凌的对象。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明明一向待人有礼,乐于助人,尊师敬长,所有人都乐意与他交往。

忽然有一天,他和同学在课间开玩笑打闹,不小心撞了一下幼驯染爆豪胜己的肩膀。下一秒,爆豪胜己举起了拳头,他的左脸颊迅速肿起。

绿谷出久呆呆地捂着火辣辣的脸颊,道歉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一切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小时候,他们分明还算是朋友,他崇拜着身为幼驯染的强者——爆豪胜己,天天就围在他身边转圈,绿谷出久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一定会留着讨好他,那时候,阶级关系不知不觉形成了,但是双方会吵架,会有小打小闹,在表面上,至少两人是平等的。

两人渐渐长大,绿谷出久保持着幼年养成的好脾气,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幼驯染变得越来越暴躁易怒,两人关系也随之疏远,到后来的形同陌路,再到后来单方面的施暴欺压。

但总归是双方母亲都认识的幼驯染,爆豪胜己欺负绿谷出久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消停了,但是羊群效应如此可怕,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灵魂空虚,没有自己的世界观,一味从众和随波逐流,爆豪胜己在这所高中是权力的象征,跟随就意味着依附,所以到后来,绿谷出久受到的霸凌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昔日好友也因为不敢惹祸上身,渐渐与他疏远。

他只能默默孤独地对抗着霸凌。他不是没求助于老师,但老师只会用审视的眼光看着他。

“为什么他们只欺负你?是不是你自己的问题呢?”

求助了唯一可以求助的人,换来的却是不信任和指责。这才是困境中真正的绝望。

“靠,这小子……是真的没钱……”绿谷被三个小混混按着,翻遍整个身体和书包,结果只翻出了几个准备乘坐公交车的硬币。

“……打过就算了吧,我听说这家伙每天在食堂只拿免费的汤和饭,身上肯定没钱。”

“……怎么会那么垃圾。”

绿谷出久被放开,看着眼前那些人黑压压地矗立在他面前,压迫感仍在,他赶紧拿过书包护在身体,准备承受新一轮的攻击。

“喂,话说为什么最近都开始欺负他啊?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他道歉就好干嘛要打人?”附近路过的切岛锐儿郎凑上前来,他正在做值日,手上拿着扫把气势冲冲。

他是绿谷隔壁班的班长,一直对绿谷出久的事有所耳闻,心里也同情他。

看到切岛大家气势都弱了几分,这个人拿过中学组散打冠军,一身腱子肉,浑身带着正气,他一向反对霸凌。

一时间大家都安静,有人弱弱地回答:“……不知道啊,好像是爆豪一直看他不爽最近欺负得有点过,大家就开始一起欺负绿谷了。”

“你们有病吧?他也没得罪你们吧?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他?”切岛青筋暴起,举起扫把指着他们,“快和绿谷同学道歉。”

那些小喽啰一向欺软怕硬,有切岛这种大人物在,别扭地道完歉后立刻落荒而逃。

“你没事吧?”切岛走过来。他的头发染着温暖的红色,让绿谷想起校门口挂着的血红刺眼的横幅,上面无比讽刺可笑地写着:

“我校氛围和平友善,没有发生过校园暴力。”

他还想起了爆豪赤红的眼瞳,明明是火热的颜色,却那么的冰冷。

不知道什么时候,爆豪胜己就不再与他联系。每次都是自己单方面去找他,看着他忽然就变得更加冷漠的表情,最后无法言语,只能悻悻地回家。

不是很正常吗?小学不同班也不同校,疏远不是很正常吗?仅靠一人微弱地连接起名为友谊的桥梁,怎么可能长久?

他想起了,在得知爆豪胜己和自己同校时,他还给爆豪胜己发了好多条短信,上面写满了他的欣喜和雀跃,还有想要重归于好的心情。但是爆豪胜己一条都没有回复。

而后在班里的第一次接触,就是爆豪胜己那火辣辣的一巴掌。

绿谷出久伸手摸了摸,现在那里依旧隐隐作痛。

早知太阳如此灼热,刚开始他就不应触碰。

但是——

为什么在决定远离灼烫时,阳光又会那么温柔了?

绿谷引子正在睡觉,绿谷出久正襟危坐,看着身边的爆豪胜己。

此时他正坐在病床边,熟练地削着苹果。

“喂,废久。”

“啊?”绿谷出久抬起头,接过爆豪扔过来的苹果。

“你也吃一个。知道你不喜欢吃去皮的,给你洗干净了。”爆豪胜己努努嘴,继续低头削苹果。

绿谷出久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红色。

这一次是温暖的。

TBC

【轰出年上】养父18(完)

今天是久久生日!祝出久生日快乐!
18

“哎?绿谷同学的选择依旧是雄英是吗?”老师看了看志愿。

“没错,而且轰……爸爸同意了。”

“这也是你父亲之前读的学校,果然决定要子承父业吗?”

“没有没有,老师,我报的不是英雄科……”

最后绿谷出久依旧报考了雄英学校,但他和轰焦冻彼此都让了步。绿谷出久报的是战略指挥后援科,这是出来不用直面战场的部门,轰焦冻便也同意了。

“啊,这科也是很棒的,里面可以学习很多知识,也有包括医学方面的,将来就算不是在英雄事务所,出来当个医生也是绰绰有余的。”

“不老师,我还是想在英雄事务所之类的地方工作。”

绿谷出久想,这样,他便能与轰焦冻再靠近一点。至少轰焦冻受伤的时候他知道,也能及时赶到。他再也不想在那些无眠忧虑的夜里担惊受怕。同时,他也想成为那个人的力量。

轰焦冻心里也知道他考虑的是什么。也许这是最适合绿谷出久的职业了。

在当天雄英校考结束,绿谷出久信心满满地从学校出来。轰焦冻开车来接他,一身休闲装,显得帅气年轻。

绿谷出久兴奋地扑到他怀里。轰焦冻看他这个样子,知道这孩子一定考得不错。

“今天庆祝一下,想去哪里?想吃什么?”轰焦冻宠溺地抚摸着绿谷出久的头。今天恰巧是绿谷出久的生日,也是绿谷出久的初中彻底结业日。

“都可以!”只要和轰君在一起。

两人进了车里,轰焦冻俯身给他系安全带,一边却贴着他的耳朵,“对了,现在先回家。”

“为什么?”绿谷出久疑惑道。

轰焦冻系完安全带,身体却还未离开,手顺着对方穿着校服的身体滑到臀部,悄悄地在耳朵说了些什么,绿谷出久红着脸拍掉他耍流氓的手。

绿谷出久的身体在他不经意间悄悄成长起来,有着属于着少年时期并不十分硬朗但年轻漂亮的身体,最近绿谷出久为了备考雄英开始迷上健身,肌肉开始变得厚实,虽然他的志愿并不需要他这样。但轰焦冻知道绿谷出久在追求着什么。

他不需要绿谷出久多强壮,他做他自己就好,即使一辈子做轰焦冻保护在襁褓下的弱小雏鸟都没有问题。

就像当初他接绿谷出久回家那样。

“轰君,能被你收养真是太好了。”

“我也是。”

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END

谢谢大家的支持!后面可能还会有点啥的

【轰出年上】养父17

有几篇不可描述的被举报了,到时候补

17

“听说轰焦冻领养了个孩子啊。”

“不可能吧?他那么年轻,而且以他的性格怎么会……”

这件事传到了上鸣夫妇的耳里,前不久他们也领养了一个可爱的孩子。同样的他们也感到不可思议,但是轰焦冻本尊也并没有提一句,所以这件事的真实性有待考究。

而上鸣作为刚领养孩子的傻乐新爸爸,别提多入戏,天天乐呵呵地拿着手机向事务所晒自己宝贝养儿子的照片。

某天他有个大胆的想法——他想和轰焦冻交流育儿心得。

可能做了爸爸的人就是不一样,上鸣很细心地感觉到了轰焦冻发变化。轰焦冻的眼神逐渐柔和,休息时间打电话的频率变得频繁,会询问同事分发的甜食出处,所以上鸣认为有这样的传言绝非空穴来风。

“笨蛋,说不定人家谈恋爱了呢?”上鸣响香反驳道,“谈恋爱也会变成这样的吧?轰君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去养孩子,谈恋爱可能性更大点吧?”

“可是没见轰君没和那个女生亲近过啊。”

“可能是人家很低调吧?”

私下争论也讨论不出结果,上鸣傻爸爸决定去一探究竟。

“轰君~让你看看我家晓酱!是不是很可爱?”上鸣举着手机凑到轰焦冻面前,照片上一个可爱的孩子正在呼呼大睡。

轰焦冻认真看了一会,“嗯。”

“轰君真是冷淡啊……对了我把这张照片设为壁纸了!很可爱对吧?”

“嗯。”

“一般都会把自己喜欢的东西设为壁纸或者屏保吧?我的屏保是我和响香,手机屏幕就是我家晓酱啦,总之想要打开手机的话得先划过我和响香的屏保才能到晓酱的屏幕界面,这个感觉很棒是不是?”

轰焦冻似乎很认真的思考一下,然后点点头。

“那轰君你的手机壁纸是什么?”没有等到允许,上鸣擅自探头过去。

绿油油的青青草原映入眼帘。

“绿色对眼睛好。”轰焦冻认真地说。

“……”

话题几乎终结,上鸣决定退场。

而上鸣电气其实也不需要出场,几天后轰焦冻亲昵地抱着绿谷出久来到事务所参观,所谓的传言也最终被本人亲自证实。

同时上鸣发现轰焦冻的手机壁纸换成了绿色系的另一种东西。

——绿色确实对眼睛好啊。上鸣想。

“听说轰焦冻恋爱了啊。”

轰焦冻本身就备受瞩目,而且绯闻极少。稍微有点动向就会被事务所传得沸沸扬扬。这几天又开始传起了轰焦冻的新传闻。

“骗人的吧?你从哪里知道的……”

“有一天我路过休息室,听到轰焦冻在打电话,说什么‘宝贝等我回来你早点睡’,语气超温柔……”

“开玩笑吧?轰焦冻怎么可能会那么肉麻……”

“喂我可是真的听到了。”

这次的事件再次传到了上鸣夫妇的耳里。

“你怎么听风是风听雨就是雨啊?”上鸣响香敲了下他的脑壳,“他们肯定说得太夸张了,说不定轰焦冻是在对他养儿子打电话呢?”

“可是最近轰焦冻真的满脸桃花面泛春色啊。”上鸣电气自愿接受挨打,但嘴巴不愿停止,“上次轰焦冻领养的事情我不也猜对了,要相信男人的第六感!”

上鸣响香被气笑,“上次可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每隔一段时间绿谷出久都会被轰焦冻带来事务所,上鸣电气决定从轰焦冻最亲近的养儿子入手。

“小久啊~”趁轰焦冻不在,上鸣笑眯眯地凑过来。

“嗯?上鸣先生有什么事吗?”在轰焦冻桌子上摆弄着欧尔麦特手办的绿谷出久转过头。

“最近你爸爸有没有跟哪个女孩子比较亲近吗?”

“啊?据我所知没有啊?”绿谷出久像是被吓了一跳,语气听起来有些急,“上鸣先生是……在哪里看到什么或者得到什么信息吗?”

“啊不是不是。”上鸣急忙摆手,心想原来绿谷出久对养父的终身大事也那么着急吗。“我是觉得轰君这个人也到一定年纪了不谈恋爱,来关心关心一下他。”

“原来如此。”绿谷看起来像是松了口气。

“所以你爸爸现在是没有恋人对吗?”上鸣再次确认。

“啊啊……这这个是……应该没有……没有的事!”绿谷出久的表情此时却忽然变得慌乱,拼命摇头。

“……好吧。”上鸣电气看他这个反应觉得有点说不上来的不对劲,但还是向他挥手离开,留下了上星期从老家带回来的特产。

——原来这次是我输了啊。上鸣电气沮丧地想。

出门的时候和刚进门的轰焦冻打了个招呼。

轰焦冻冷淡地点点头。

两人一起穿不过这扇门,上鸣电气侧过身让他先过。

此时上鸣电气很庆幸刚才刚好瞥见了轰焦冻的表情。

轰焦冻原本淡漠的脸,在进门看到绿谷出久的那一刻,嘴角上扬,眼里立刻漾出柔和的光,仿佛连烫伤的部位也从狰狞变得温柔。

“宝贝,想去哪里吃?”

“有人在呢,在外面不要这么叫我啦……”

上鸣电气愣楞地在这甜腻死人的气氛中转头走出门。

——说不定是真的谈恋爱了呢。